首页 > 医院文化> 百草园> 详情页

真情罗卜 美丽天使

发布时间:2007-05-19文章来源:原创5777
“我心目中的护士”征文选登
 
    父亲出院回家的第五天。早上我在睡梦中被母亲的敲门声惊醒,我从床上一跃而起:“妈出了什么事?”“快去看看你爸,一大早拎着篮子出门了,问他去干什么,他也不说话。”妈妈脸露焦急之色。我冲出了家门,看到父亲往自家的萝卜地里走去……
    内向而不善表露感情的父亲做事却是很有主见的,我没敢惊动他,悄悄的跟在他的后面……
    被老慢支毛病困扰的父亲五天前在医院住了一个月,好转后才回到家。他体型瘦削、背微驮、穿着粗布衣服。只见步伐缓慢的父亲来到萝卜地里,把一个个大而水灵的萝卜扒出装满一篮。我疑惑不解:父亲今天是怎么了?要吃萝卜对我说一声,也不用自己动手也呀,出院回家还不到一个星期呢!父亲走到田边的小溪里,把萝卜一个个洗干净,小心翼翼的装进篮子,看的出来非常吃力,我快步向前,拎起篮子,篮子很沉……听到父亲轻声的地说了一声:“玲,今天你到城里去一下,送点萝卜给人家。”“爸,送给谁?送啥不好,送萝卜?”“送给姜护士,她是一个好人,好娜妮,城里买不到这么好的萝卜,这还是我身体好的时候自己种的呢!”我点了点头,一股感动的酸楚涌上心头……想起了父亲住院的日子,也想起了那位在父亲住院期间陪伴父亲的好娜妮,好护士……她的笑容,她的言谈举止,一言一行是那样的平易近人,如此的和蔼可亲……
    那一天,入院通知单上写着:“慢性支气管炎急性发作、慢性阻塞性肺气肿、慢性肺源性心脏病”, 需要住院,我搀扶着老父亲来到了人民医院住院部。走进病房,白色的面孔,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单,伴随着疾病的呻吟声,心中不免感到烦躁,恐慌……一位瘦高护士给父亲安排了床位,床头摇高后扶父亲躺上床,输上了氧气,父亲发紫的嘴唇逐渐好转,我不禁看了她的胸牌,姓姜——姜护士。
    众所周知,老慢支的毛病一发起来就是气不顺,咳嗽,咳痰。父亲也不另外,当天下午就频繁咳嗽,一口粘痰咳不上来,呼吸也很急促,姜护士听到父亲剧烈的咳嗽声走了进来,非常从容镇静地扶父亲坐起,给父亲拍背教父亲做深呼吸,采用深吸气——屏气——再采用爆发力把痰咳出的办法,当父亲咳出脓痰的那一刻,望着姜护士的眼神是那么的慈祥而又增添了几分信任。
    我一手拎着装满萝卜的篮子,一手扶着病后身体仍有点虚弱的父亲慢慢地走着……听见父亲又嘟哝了一句“她是一个好护士,就像俺的亲闺女。”此时的我深知其中“闺女”的含义……
    气管炎的毛病影响了肺功能,稍微多活动,气就喘不上来,所以父亲在床上一躺也就四、五天。住院第五天,父亲出现了便秘,大便难解,父亲在床上辗转不安,额头冒汗,此时,姜护士已给父亲吃了通便药,用开塞露从肛门塞进去,大便还是胀在肛门口,拉不出来,我也不知所措……面对痛苦的父亲,姜护士带上了手套,拉下床帘,为父亲从肛门内慢满地掏出了大便……那一刻的我却目瞪口呆,佩服、感激、敬仰……只有自己亲闺女才做的事,她却做了。
    终于我明白了,为什么姜护士每次微笑地走进病房,病人和家属总要给她递上一个苹果或者两根香蕉;我也明白了病人总喜欢趁她空时要和她拉拉家常,诉诉苦闷,我知道在护士的背后,在她的背后不知藏着多少辛酸和泪水,多少宽容与执着……她们是平凡的,她们也是伟大的!
    我拎着满篮萝卜来到了父亲住过的科室,此时满目的白色似乎也散发出了很多的温馨,我告诉自己,我送出的不仅仅是萝卜,也是送出了我和父亲的真诚、信任和无限感激,我会圆满地完成父亲交给我的任务,把萝卜亲手送给最最美丽的白衣天使——我心目中的好护士,也是父亲心目中的好护士!
 
 
                                                                            作者单位:江山市人民医院
                                                                            (该文获本次征文比赛一等奖)
当前文章:

真情罗卜 美丽天使

下一篇文章:

岁月回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