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院文化> 百草园> 详情页

梦的翅膀

发布时间:2007-05-19文章来源:原创6165
“我心目中的护士”征文选登
 
    洁白的燕尾帽、端庄的仪表、温和的语调,且肩负着神圣的使命——白衣天使,那便是我梦的开始……
    从小对护士就有着一种莫名的羡慕,梦想有一天我也能成为一名那样的天使,而母亲也认为女孩子很适合那样的工作。终于怀着那样美丽而单纯的梦想,我成了一名护士,插上了梦想的翅膀在天空翱翔。工作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拿着剪刀给每一个患者剪指甲,愉快的穿梭于每个病房,带着灿烂的笑容,仿佛手中拿着的是一付能治百病的神帖。也暗下决心:我一定要热诚的效忠于我的护理事业,凭着这样的信念,开始了我的护理生涯,那时候的我,年轻而有朝气,充满了理想和斗志。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工作更是单调而又单调。时间总在指间悄悄溜走,当我回想起这段工作经历时,突然发现我在急诊室已工作了4个年头。岁月给人沧桑也给人历练,渐渐的我终于理解了神圣给我带来的意义:因为守护的是生命和健康,所以神圣;因为神圣,我们必须有着高度的责任感、道义感以及良好的自身素质和修养;因为神圣,我们时刻要把神经调到最紧绷状态,我们耳听八方眼观四周,毫不懈怠,不能表现任何消极情绪;因为神圣,我们受着社会各界的舆论监督,我们小心又小心、谨慎又谨慎,等着我们的不是天堂就是地狱。几乎每天都顶着那么大的压力工作,有时真显得疲惫,而我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像遗失了梦的翅膀那样踌躇不前。
    许多人都羡慕我们的工作,因为这洁白的衣帽,或许他们曾经也有过我儿时一样的梦想。也有人对我们有着这样那样的不理解,说是我们职业高尚、工作轻松,又说这样高尚的职业待遇肯定很好,然后又搬出羊毛出在羊身上的理论,于是医院就成了一些人口中的屠宰场,我们也顺势的成了屠夫。这样的扭曲我能理解,但还是免不了委屈和难过,我们的付出、我们的汗水、我们的成就就这样轻易的被茶余饭后给否决了。更遗憾的是社会各界鲜有人理解、支持我们的群体,那是何等的失落啊!
    我们服务的对象是人、我们与之战斗的是病魔、我们守护的是生命和健康。很多时候因为抢救病人沾满鲜血而我们甚至来不及询问或是检查他是否有着传染性疾病。我们的工作衣已不再洁白无暇,随处可见斑点的药渍、血迹和其他污斑,我们的双手也因为工作而磨满了茧子。
    这是个让人饱受身心煎熬的职业。我们保持手机24小时通畅,吃饭睡觉都带着它随时侯命加班,忙的时候就拖班、三餐不定。我们每天都面对着虚弱的生命、痛苦的表情和呻吟。遇见抢救患者的时候,时间就是生命,我们恨不能手脚并用。当一个个濒临绝境的生命被成功挽回;当一个个在十字路口徘徊的迷惘者被劝慰;当一张张健康的笑脸重新展露,心里便充满了无比强大的成就感,所有的不理解、委屈和抱怨都被遗忘,我们是那么的自豪。当然有挽回就有消逝,因为病魔的猖狂或是抢救时间的错过及其他外界的不可抗因素,我们也看见过许多生命在眼前消逝。当家属不能接受现实的呆滞;当一双双眼神迫切而又乞求;当痛苦的哀号一声声传入耳中,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只能惋惜、难过和无奈,生命竟是如此的脆弱……
    这样的职业我不知道能引来多少真正羡慕的眼光?能真正理解我们的或许也只有我们的亲人和朋友了,关心理解我们,并给予莫大的鼓励和安慰。有时候一个忙点的夜班下来躺到床上,全身酸痛甚至让人想睡却无法入睡,母亲就会心疼的说,早知道当初填志愿的时候就选别的专业了……
    护理工作从提灯女神开始到现在的白衣天使已有了近两百年的历史。两百年的世界变化已经是翻天覆地了,社会进步了、生活质量高了、人文丰富了,人们的健康意识和维权意识也日趋强烈。医院也实行了透明制服务,患者的权利多了:知情同意权、选择权等等,每个科室都设置了意见箱,医疗环境也有了很大的改善。我们也正加快了脚步给自己充电:不断努力学习、借鉴、接受并掌握新的知识技能、不断的接受考查、不断的自我检讨自我超越。我们提倡微笑服务、以礼待人一切以患者的健康为中心。端茶、递水、知识宣教、心理疏导、护理治疗、追求赏心悦目的仪表来更好的服务于患者,努力使患者达到最佳舒适状态。
    很多人用神圣、圣洁、高尚等美好的字眼来歌颂过我们的事业,我个人并不太主张将这许多华丽名词冠于我们,华而不实甚至让人羞于接受。很多时候的很多人心里,这首先是我们谋生的饭碗。人总是在饱暖需求有所满足的条件下才能有更好的状态去实现各种精神理想,否则就是空谈。这同其他行业的工作性质是一样的,我们从来都只是普通的人,因为岗位的不同,所以我们的工作比任何行业的工作都显得庄严。
为了理想而选择了这样的职业,跟很多同胞一样后悔抱怨过,也曾无数次假如过,假如时间可以从来 ,我依然会做这样的选择。因为我相信随着社会的前进,将有更多的人支持理解我们,也希望更多跟我拥有过同样梦想的人加入我们,让我们的理想——我崇高的护理事业,插上强壮的翅膀飞速前进。
 
                                                 作者单位  江山市人民医院
                                                 (该文获本次征文比赛三等奖)
 
当前文章:

梦的翅膀

下一篇文章:

雨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