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院文化> 百草园> 详情页

家 有 护 士

发布时间:2007-05-21文章来源:原创6086

“我心目中的护士”征文选登

    多年前,因为眼睛生病,去了趟赵家眼科医院。一位护士拿出注射器,往我眼睛里喷药水。看到明晃晃的针头近在咫尺,吓得我不敢睁眼。是那位护士坚定的目光使得我配合完成了治疗。第二天,眼睛就好了,不曾想的是,几年之后,竟把这护士娶回了家。
    家有护士,有喜,有忧。耳边总能听到:“多吃蔬菜,少吃油脂”、“少食多餐,多喝开水”、“早睡早起,戒烟少酒”之类的话语,虽听得心烦,却也管用。家有护士,更多的是责任和牵挂,以及从中萌发的对护士的深深的敬意。
    去年冬天不太冷,可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却特别冷。那天妻子休息在家,同时肩负着“待命”的责任。所谓“待命”,就是手术室护士在休息的时候,要随时保持通讯联络,一旦手术室来了危急病人,人手不够的时候,就得要求待命护士及时赶到医院。那天晚上,听着窗外风的呼叫声,妻子搂着四岁的儿子,嘴里念念有词“千万千万,今晚没任务,在家陪宝宝”,儿子跳跳乖巧得很:“妈妈,跳跳讲小马过河的故事给你听,你今晚别去上班啊”。在儿子叽哩咕噜的故事里,一家三口在暖和的被窝里进入了梦乡。妻子的手机偏就响了,是凌晨1点钟的时候,从手术室打来的,说是一位危重孕妇需要马上手术。这一刻,我还在迷迷糊糊之间稍有犹豫,妻子已经穿好衣服,发出指令:“只好委屈你了,这么大风雨我一人很怕,快起来,带我去!”我也清楚此时此刻别无选择。我们担心儿子黑暗里醒来摸不到爸爸妈妈会受怕,于是把房间的灯打开,顶多让他坐在被子上哭;我们又担心儿子跑到客厅去乱动防盗门的旋钮导致门被反锁,于是我们不敢打开客厅的灯。我们亲了亲儿子热乎乎的小脸蛋,冲进了凛冽的寒风冷雨,直奔医院……
    这几年,每年春节兄弟姐妹结伴回到乡下老家的时候,总会缺了我的妻子。妻子在医院里吃年夜饭,都已经是好几回了,过年上五六天班,那是经常的事。对待儿子,妻子也是满怀歉疚。有一回,妻子休息,骑着电瓶车带儿子回乡下老家玩,可偏偏又接到医院的紧急电话,急匆匆地带上儿子就往城里赶。儿子在颠簸的电瓶车上睡着了,妻子只好一只手扶着熟睡的儿子,一只手骑车,摇摇晃晃地险些掉进路边水沟里。
     在妻子的身上,我理解了白衣天使的真正含义。她们穿上白大褂,戴上护士帽,时刻肩负着保护生命,减轻病痛的职责,那庄重而严肃的白色,孕育着生命,孕育着安康,在我看来,那么的神圣,那么的高洁。每次看到病人的微笑,听到家属的赞许,妻子总会在饭桌上说起,那么的欣慰,那么的自豪,那么的满足。可也有不受理解的时候。有一回,她在病房里直呼一位老同志的姓名。按理说,在病房里直呼姓名,可以防止差错,可这老同志却生气得不行,向院长告了状。妻子很伤心,很伤心,在家里说着说着就流泪了。那一回,我只想提醒全世界的人们:“不要忘记,护士从事着最平凡琐碎而繁忙的工作,不怕脏、不怕苦、不怕累、不惧感染;不要忘记,非典期间无数的白衣天使们,奋战在抗非的第一线,用青春和热血捍卫着人民的生命健康;不要忘记,是她们用辛勤的劳动换取病人的幸福,用最最热诚的心来感动世界。”
    在护士节来临之际,愿天下护士快乐、开心;愿家有护士的家庭,美满、吉祥;愿天下人幸福、安康!

                      
                        作者单位:江山市人事劳动社会保障局
                             (该文获本次征文比赛二等奖)

 

当前文章:

家 有 护 士

下一篇文章:

微笑的时候 你最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