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院文化> 百草园> 详情页

追忆恩师夏章武

发布时间:2011-03-16文章来源:江山市人民医院4135
    这几天来,我的心情一直很沉重。让我敬重一生的老师——夏章武医师于3月6日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这个日子对我来说,或许已有心理准备,但噩耗传来之时,我还是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一幕幕往事,时常在我脑海里闪现……
    1985年,我从浙江医科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市人民医院内科工作,当时夏章武医师是我的指导老师。夏医师虽不苟言笑,但为人率直,待人和善,深受同事和病人的爱戴。最可贵的是,在江山已经小有名气的他,丝毫没有“架子”,不管是在他担任科主任还是担任医务科长的时候,看到医生忙,他就主动帮着诊疗、写病历,看到护士忙,他就主动帮着接瓶、换药。哪里病人多哪里就能看到他的身影。数十年行医,无论是春夏秋冬,还是白天黑夜,只要是患者需要,他总是随叫随到,有求必应,没有丝毫怨言。那个时候,但凡遇上危重病人抢救,我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夏医师。那几年,不仅是本医院,全市各医院有危重病人抢救需要会诊时,哪怕是最偏远的乡镇医院,也都要邀请他参加。几年下来,他带着我差不多走遍了全市所有医院。也正是他的言传身教,让我受益终身。
    从医30多年来,夏医师对医术的追求从来没有停止,他一贯从严要求自己,刻苦钻研业务,不断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1982年,已经是年近半百的他,率先在江山开展神经内科方面的探索,是我市神经内科学的奠基人。现市人民医院神经内科已成为医院特色专科,诊疗水平在整个衢州处于领先地位,这些都离不开夏医师的辛勤努力和付出。1989年12月,夏医师晋升为副主任医师职称,是医院获高级职称较早的一批。1995年,他被评为江山市第三批拔尖人才。
    “老百姓的钱来得不容易。”这是他经常教育我们的话。给病人体检时,夏医生总是特别认真,下诊断也特别果断。对于可用可不用的药,他就不用,而且尽可能使用便宜的药物。对待病人,他总是那样的关切。记得那是1988年冬天,有个消化道出血病人,一直没能查出出血原因,科室会诊后决定将病人送上级医院,请专家会诊。夏医师主动要求随车护送病人到杭州。到杭州后,因通讯条件所限,没能联系上专家。夏医师就一路打听,冒雨在专家家门口蹲守,从傍晚5点多钟一直等到深夜1点,才“逮住”刚从外面会诊回来的专家,并连夜向专家介绍病情,探讨诊治方案……高尚的医德,精良的医术,他赢得了广大患者的赞誉和口碑,1985年,他被评为“江山人民好医生”。1999年,他又被评为江山市“十佳”医师。
    “我90多岁的母亲身体健朗,是我现在感到最幸运的事情。”这是夏医师平时说得最多的,成了他的口头禅。1999年,夏医师退休了,医院一再挽留,可都被他婉言谢绝。他说,自己当了一辈子的医生,也忙碌了一辈子,最愧对的人就是自己的母亲了,平时很少有时间陪她老人家,现在退休了,要好好补偿她老人家。原来,夏医师才14岁时,父亲就因病去世,是母亲一个人含辛茹苦的才把他弟弟妹妹6个拉扯大。19岁那年,夏医师考上大学,但因家境贫困,不得不回家务农,是母亲极力支持,夏医师休学一年后再一次考上大学……对于母亲,他一直心存感激。
    近年来,医院发展迅速,补充进来不少新鲜血液,急需像夏医师这样富有临床经验的老前辈来帮上一把,带上一程。2007年,经再三邀请,夏医师不顾70多岁高龄,重新回到医疗岗位,又开始忘我地工作。
    夏医师就是这样的人,对待病人他关心备至,对自己却总是无欲无求。他夫妻俩长期两地分居,一直到退休;他孙子大学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工作……可他却从未向医院提出过任何要求。问起家事,他的回答总是:小事,小事。
    去年5月的一天,正在门诊看病人的夏医师,觉得身体有些不适。一检查,发现得的竟然是肺癌。我们都劝他在家休息,好好养病。可他总是不听劝告,只要身体允许,他就会出现在诊室,出现在病房,甚至经常是自己这边刚拔下输液管子,那边又跑到病房查房会诊。去年12月,夏医师因消化道出血住院治疗,期间还输了好几次血。可出院不到一周,他又拖着虚弱的身体赶来上班。
    在他去世前的10天,因病情再一次加重,他转至衢州人民医院进行放射治疗。临行前,他特地和我告别。他说,或许这次放疗回来真的不能再来上班了。言语间充满着对自己职业的眷恋。看着老人满头的银发,苍灰浮肿的脸,我鼻子一酸,强忍着才没让泪水流下来。
    虽说一直牵挂着他的病情,可我总是不敢面对面地去探望他,生怕影响他的情绪。3月2日,我委托在衢州市人民医院工作的同学、老同事替我去看望他老人家。“逸华啊,这么仔细干什么,这叫我怎么感谢你啊?”看望他的人转身刚走,他就给我打来电话,让我没想到的是这竟然是我们之间的最后一次对话……
    3月9日,是我们送别夏医师的日子。他的新老同事来了,他的学生们来了,许多他救治过的病人也来了,大家都想再看看他,送他最后一程。我的心情异常凝重,人散了,我还独自站在那里……
当前文章:

追忆恩师夏章武

下一篇文章:

医者的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