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院文化> 百草园> 详情页

怀念夏老

发布时间:2011-03-16文章来源:江山市人民医院3862
    认识夏章武医师是在当年的晚血病房,那时的我还是一名刚参加工作的新护士。不久夏老也从大内科换到了我们病房,当时,让我感触最深的就是他“闲不住”,忙完查房、开医嘱后总爱说“这里太空了,没意思”。原来他在内科病房时忙惯了,当时的大内科住有内科、儿科病人,床位天天满员,想要住院还要托熟人预定呢,有时走廊上也加了床位,而晚血病房病种相对简单,只收住晚血病人、肝炎病人、肺结核病人。一下子到相对空点的科室他不习惯了。
    一年后,我被安排到大内科上班,夏老也调回内科病房,我们又在一起共事了一段时间。在我的印象中他非常和蔼,一点架子也没有,闲时常会与我们这些小辈拉拉家常。由于我是外地人,在江山也没有亲戚,夏老就像我们的长辈一样,他总爱称呼我们这些晚辈叫“娜妮”。一次,他煞有其事的教我烧菜: “把花生米洗干净,放入热水壶内,加开水、加点盐,盖好,第二天倒出来就是一盘下酒的好菜。” “将一小把米洗干净,放入热水壶,加开水,盖上,第二天倒出来就是粥了”……哈哈,原来夏老的厨房“秘诀”全都是在热水瓶内完成的,我们都会心的大笑起来。闲时,他喜欢喝点老酒,一次,朋友送他一壶“谷烧”,中午硬拉我一起喝酒,我说不会,他说喝少点,于是用一次性纸杯倒上一点点给我喝,从没喝过白酒的我第一次尝到白酒的火辣味,从口腔、咽喉一直辣到食道,整个胃感觉像在燃烧,看着我那副丑样,他却笑的开心极了。
    那时同事间关系很好,记得一次,小儿头皮针没有挂上,护士长帮着一起挂,在一旁的夏老看着也着急,帮着固定头部,哄着小孩,后来干脆拿过针头硬说“我来试试”,尽管他也没穿刺成功,但我们都非常感动,他没有一点大医生的架子,和我们就像一家人,工作不分你我,目的只有一个,能为病人治好病,所以尽管很忙、很累,但也很开心。但在工作中他也很讲究原则,病人的安危是他的生命,一次,一位病人病情有变化,他开了一支地塞米松静推,可医嘱放在办公桌上护士没发现,过一会他去看病人发现病情没有改善,回到办公室发现护士没有及时执行医嘱,他用拳头猛敲桌子,严厉地说,你们在做什么,有医嘱不执行,人命关天……虽然在场的我们被严肃的批评,但心里还是很敬重他,是啊,人命关天,哪能马虎行事。在以后的工作中我学会了注意事情的轻重缓急。
    对待病人,他总是那样“急病人之所急,想病人之所想”,哪里需要,哪里就有他的影子。医院急诊、下级医院会诊、陪同上级专家等等,看病时他从不让病人化冤枉钱,能用简单的方法处理就不会复杂化,不乱开检查。他总是说能省的就省点,病人很可怜的。
    3月6日那天在出差的路上,突然得知夏老的去世噩耗,大家悲痛无比,相互无语。恍然间,关于他的一些往事历历在目,眼泪夺眶而出……
    夏老,不知道您在天堂是否安好?
当前文章:

怀念夏老

下一篇文章:

追忆恩师夏章武